• <dd id="ocuci"><menu id="ocuci"></menu></dd>
  • 硅谷不需要獨角獸,硅谷需要駱駝

    2020年4月29日 - 硅兔賽跑

      1

      沒有阿拉丁神燈的沙漠

      駱駝是什么意思?

      駱駝這個詞最初是由專注于風險投資及創新的領導機構Kauffman Fellows的Alex Lazarow在他的新書《Out-Innovate: How Global Entrepreneurs – from Delhi to Detroit – Are Rewriting the Rules of Silicon Valley》中提出的。

      首先,如果你不知道是駱駝是什么神奇的動物,這里有三點駱駝的特征你一定要知道:

      它們不是虛構的動物,是真實存在的,能夠在世界上最惡劣的環境中生存;

      沒有多少飲用水,它們也可以走很長的路。但是當有水的時候,它們可以比其他動物更快地喝水,速度可以達到10分鐘100升;

      它們已經適應了生活在世界各地又炎熱又干燥的沙漠里。

      也許這是對我們當前處境的一個比喻。在新冠疫情肆虐和一波失敗的獨角獸IPO浪潮之后,許多創業公司的領導者開始質疑硅谷思維中的定勢——“不惜一切代價的增長”。

      在一個消費者支出正在放緩、“Greater Fool”已經消失的世界里,我們確實發現自己身處在一片沙漠中,而且這個沙漠沒有阿拉丁神燈。

     ?。℅reater Fool Theory:由凱恩斯提出,意思是你之所以完全不管某樣東西的真實價值,即使它一文不值,也愿意花高價買下,是因為你預期到有一個更大的笨蛋,會出更高的價格,從你那兒把它買走。)

      2

      閃電擴張是一種特權

      硅谷為何會陷入這般境地?答案是肥貓策略(Fat Cat Strategy)。

      幾十年來,硅谷的增長模式一直被定義為通過快速獲客戶,來推動產品創新和市場份額。Ben Horowitz(硅谷知名VCAndreessen Horowitz的聯合創始人)在《The Case for The Fat Cat Startup》一書中的觀點清楚地表明了這一點。以下是他的核心論點:

      對于一家初創企業來說,只有兩件優先考慮的事情:贏得市場和不會耗盡現金。精益經營并不是終極目標,不計成本不計代價地經營同樣不是。如果把“精益經營”作為終極目標,你可能會失去贏得市場的機會,要么是因為沒有為找到產品/市場契合所需的研發工作提供資金支持,要么是因為競爭對手在占領市場份額方面超過了你。所以有時候肥貓策略變成了正確的選擇。

      這種策略是有效的。許多獨角獸公司都是建立在這種模式之上,并且已經改變了世界,看看Uber、Robinhood,Airbnb等等的公司,他們通過提供大量補貼和折扣,以獲得客戶和閃電式擴張。

      但是如果仔細想想,這樣的經營方式實際上是一種特權。

      如果沒有風險投資的支持,這種快速擴張的模式是不可能實現的。以下面Kauffman Fellows的圖表為例。

      自2008年以來,A輪和B輪的風險投資規模分別增長了68%和62%。與此同時,完成下一輪投資所需的天數也減少了一半。這意味著完成A輪和B輪的初創企業現在的現金消耗量是十年前的3倍。而這些額外的資金,并沒有延長初創公司燒光錢的時間。

      正如Alex在他的書中指出的那樣,“風險投資也會上癮。如果企業習慣于使用航空燃油,轉而使用柴油就會變得更加困難?!?/p>

      因此,科技行業中常見的快速成功者和失敗者,例如Juicero,Theranos,WeWork,就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

    13年上市的天價果汁機Juicero,17年倒閉13年上市的天價果汁機Juicero,17年倒閉

      根據Correlation Ventures的一項研究,即使是成功的創業公司,對投資人來說,投資獨角獸公司,除了少數例外,很少有能轉化為較高的風投回報的?!霸谶^去十年退出的獨角獸公司中,投資者在這些[獨角獸]公司的融資中獲得的回報少于10倍的占多數(62%)?!?/p>

      2

      可持續和耐受力至關重要

      在擁有充足風險資本的極度牛市中,不惜一切代價追求增長的策略在贏者通吃的市場上行之有效。問題是: 剩下99%的時間怎么辦?

      正如Alex在他的書中提到的,駱駝公司滿足以下幾個條件:

      他們專注于建立一個產品或服務,來滿足重要的需求,并對他們創造的價值收費。他們不會為了增長而補貼。他們的商業模式從一開始就具有可持續的單位經濟效益。

      他們管理成本。這意味著保持燒錢與業務規模成比例。當然,駱駝在經濟繁榮時期會很好地生長,但是當需要時,它們也可以回到可持續發展的狀態。例如Grubhub,它在每次風險投資后都繼續走著可持續的路子。

      他們有長遠的眼光。悶聲發大財的在線調研軟件公司Qualtrics(2018年被SAP以80億美元收購)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。在創立公司的第13年,當他們發展了更好的企業模式,公司就有了重大的突破。駱駝的眼光更加長遠。

      駱駝通過采取更加平衡的增長方式來改變死亡谷曲線。下面的圖表簡潔地解釋了這種方式:

      駱駝生長在世界上最惡劣的生態系統中,它們為了環境而發展自己的可持續性和恢復力。通過這種方式,他們將這些挑戰轉化為優勢,并長期地茁壯成長。

      有的人會認為:好吧,駱駝可能比獨角獸活得更久,但它們肯定不會排在第一位,對吧?

      其實不然。

      在硅谷之外,無論是在美國中西部還是世界各地,駱駝創業公司正在蓬勃發展。Atlassian(02年成立的澳大利亞開發與協作軟件公司,無銷售人員,上市之前連續11年盈利)、Grubhub,和Qualtrics都是很好的例子。它們只融自己需要的錢,不斷打磨和提升自己的產品,在公司的整個生命周期都對燒錢的速度進行全方位的管理,選擇可持續性而不是快速擴張。

      當然,你不需要為此而將公司建到邊遠山區去。這個道理在硅谷也同樣有效。Zoom就是一個例子。該公司是去年少數幾個在IPO之前已經盈利的科技公司。比起Airbnb融資已經超過450億美元,而市值超過300億美元的Zoom在上市前融資規模只有1.46億美元。

      隨著創業公司開始應對并最終走出這次的危機,未來成功的將不再是獨角獸們,而是駱駝們。

      編譯自:Silicon Valley Camels, will you please stand up

      原文鏈接:https://www.kauffmanfellows.org/journal_posts/silicon-valley-camels

    編輯:

    网红主播无码国产在线观看
  • <dd id="ocuci"><menu id="ocuci"></menu></dd>